Tag Archives: Tennessee

“Misheel”

St. Jude儿童研究医院患儿为病友捏制造型气球 米希尔(Misheel)是St. Jude 医院的一名患儿,因接受化疗掉光了头发。这天,她在医院二楼住院部拉了把椅子坐下。一个小孩见状喊道:”是气球女孩!” 米希尔身边瞬间围满了孩子。她从背包里掏出五颜六色的气球,吹满气后扭成各种动物形状,有兔子、独角兽、长颈鹿和蝴蝶,然后通通送给了孩子们。 米希尔已经在St. Jude儿童研究医院接受了近七个月的治疗,期间学会了捏制造型气球,还把这些气球送给了其他接受癌症治疗的患儿。 2023年夏天,米希尔的父母发现当时11岁的米希尔一直觉得口渴,喝多少水都不管用。一开始,他们以为米希尔爱喝水的习惯很健康,比喝果汁、汽水好多了,但她口渴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缓解。直到米希尔开始频繁地去上厕所,父母才意识到不对劲。 他们一家住在伊利诺伊州,米希尔的母亲温德华(Undrakh)带她去看了家附近的家庭医生。检查结果显示,米希尔大脑内的腺垂体上和另外两处均有肿瘤,她也被确诊患有名为“混合性生殖细胞瘤”的癌症。 不久,米希尔就被转诊至 St. Jude医院。 St. Jude Children’s Research Hospital(St. Jude儿童研究医院)在研究、治疗和治愈儿童癌症及其他致命疾病方面领先全球。 透过社会大众的慷慨解囊,医院获得了资金捐赠,得以免费为患病儿童提供保险范围以外的尖端治疗。因此,医院不向患者家庭收取治疗、交通、住宿或餐食费用,让父母可以专心照料患儿。 温德华表示:“我们一开始非常担心,也很紧张,但一走进 St. Jude 医院,我们就知道孩子会没事的。” 教会米希尔捏气球的人是她的教父罗伯特·邓恩(Robert Dunn)。邓恩今年已经82岁,曾经是环球灵魂马戏团的一名演员,艺名叫“洋葱头小丑罗伯特”。米希尔的父亲甘图赫尔(Gantulkhurr)是马戏团里蒙古杂技跷跷板剧团“游牧民族”的成员,米希尔也正是在马戏团里认识了邓恩。 2019年,因父亲工作调动,米希尔跟随家人从蒙古移居美国。当时她还不会说英语,必须要面对全新的语言和文化。但马戏团就像是一个旅行大家庭,而邓恩本人很重视教育,经常买书给马戏团成员的孩子们看,鼓励他们阅读。 米希尔确诊癌症后,邓恩表示:“我的心都碎了,深受打击。” 在米希尔开始接受治疗后不久,邓恩就去医院看望了他们一家。为了鼓励米希尔振作精神,邓恩教她捏了几个气球,他知道这样做能激发米希尔的灵感。 “她从那以后就爱上了气球,”邓恩说,“捏动物造型的气球捏得比我还要好。” 米希尔来到美国这个陌生国度后,邓恩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了友谊的温暖。 米希尔每天都在传达这份善意——每次她从包里拿出气球送人,都是这份善意的延续。 

Read More »

“Misheel”

St. Jude 兒童研究醫院患兒為病友捏制造型氣球 米希爾(Misheel)是 St. Jude 醫院的一名患兒,因接受化療掉光了頭髮。這天,她在醫院二樓住院部拉了把椅子坐下。一個小孩見狀喊道:「是氣球女孩!」 米希爾身邊瞬間圍滿了孩子。她從背包裡掏出五顏六色的氣球,吹滿氣後扭成各種動物形狀,有兔子、獨角獸、長頸鹿和蝴蝶,然後通通送給了孩子們。 米希爾已經在 St. Jude 兒童研究醫院接受了近七個月的治療,期間她學會了捏制造型氣球,還把這些氣球送給了其他接受癌症治療的患兒。 2023 年夏天,米希爾的父母發現當時 11 歲的米希爾總是覺得口渴,喝多少水都不管用。一開始,他們以為米希爾愛喝水的習慣很健康,比喝果汁、汽水好多了,但她口渴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緩解。直到米希爾開始頻繁地去上廁所,父母才意識到不對勁。 他們一家住在伊利諾州,米希爾的母親溫德華(Undrakh)帶她去看了家附近的家庭醫生。檢查結果顯示,米希爾大腦內的腦垂腺和另外兩處均有腫瘤,她也被確診患有名為「混合型生殖細胞瘤」的癌症。 不久,米希爾就被轉診至 St. Jude 醫院。 St. Jude Children’s Research Hospital(St. Jude 兒童研究醫院)在研究、治療和治癒兒童癌症及其他致命疾病方面領先全球。 透過社會大眾的慷慨解囊,醫院獲得了資金捐贈,得以免費為患病兒童提供保險範圍以外的尖端治療。因此,醫院不會向患者家庭收取治療、交通、住宿或餐食費用,讓父母可以專心照料患兒。 溫德華表示:「我們一開始非常擔心,也很緊張,但一走進 St. Jude 醫院,我們就知道孩子會沒事的。」 教會米希爾捏氣球的人是她的教父羅伯特·鄧恩(Robert Dunn)。鄧恩今年已經 82 歲,曾經是環球靈魂馬戲團的一名演員,藝名叫「洋蔥頭小丑羅伯特」。米希爾的父親甘圖赫爾(Gantulkhurr)是馬戲團裡蒙古雜技蹺蹺板劇團「遊牧民族」的成員,米希爾也正是在馬戲團裡認識了鄧恩。 2019 年,因父親工作調動,米希爾跟隨家人從蒙古移居美國。當時她還不會說英語,必須要面對全新的語言和文化。但馬戲團就像是一個旅行大家庭,而鄧恩本人很重視教育,經常買書給馬戲團成員的孩子們看,鼓勵他們閱讀。 米希爾確診癌症後,鄧恩表示:「我的心都碎了,深受打擊。」 在米希爾開始接受治療後不久,鄧恩就去醫院看望了他們一家。為了鼓勵米希爾振作精神,鄧恩教她捏了幾個氣球,他知道這樣做能激發米希爾的靈感。 「她從那以後就愛上了氣球,」鄧恩說,「捏動物造型的氣球捏得比我還要好。」 米希爾來到美國這個陌生國度後,鄧恩給她和她的家人帶來了友誼的溫暖。 米希爾每天都在傳遞這份善意每次她從包裡拿出氣球送人,都是這份善意的延續。 

Read More »

“Misheel”

St. Jude patient offers her own balloon art to everyone she meets Misheel, bald from chemotherapy, pulls up a chair on the second-floor inpatient unit. A younger child shouts, “The balloon girl!” Suddenly, she’s surrounded by other children. She reaches into her backpack for colorful balloons and inflates and twists them into a bunny, then a unicorn, then a giraffe, …

Read More »
Translate »